主页 > 查询信息 >【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一】读华小说华语朋友多为华裔马来女郎擅 >


【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一】读华小说华语朋友多为华裔马来女郎擅

  • 2020-06-13
  • 513人已阅读
【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一】读华小说华语朋友多为华裔马来女郎擅【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一】读华小说华语朋友多为华裔马来女郎擅【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一】读华小说华语朋友多为华裔马来女郎擅【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一】读华小说华语朋友多为华裔马来女郎擅【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一】读华小说华语朋友多为华裔马来女郎擅

略懂华语的父亲和通晓广东话的母亲,让现年24岁的马来女郎伊拉妮(Illani Azalia)从小就生活在多语环境里。后来,父母更把她和哥哥送入华小就读,她一度因为无法融入同学的圈子拒绝上学,所幸最终仍能克服问题努力向学。如今,她同时掌握了华、巫、英和德语,在职场上见证了语文的强大“威力”。因一人掌握多语,她不但可向僱主要求更多的福利和更好的待遇,同时也在职场交际领域如鱼得水,对此,她说,过去再多的付出和努力,都是值得的,而她也準备勤学广东话。

伊拉妮的父亲深谙掌握多种语言的重要性,因此,早年便把伊拉妮及其哥哥送入华小就读。这段期间,在学校的伊拉妮总是特别安静。

她坦言,小学时期确实是孤独的,没有太多朋友,因为校内的大部分华裔学生觉得她“很奇怪”,所以,她很少和班上的同学说话。

起初,每天放学回家后,她总是难过地追问父母,可否不再上学,因为被孤立的感觉不好受。她说,那时候她的华语水平欠佳,毕竟华语并非母语。

伊拉妮和其父母都是马来人,虽然她出生于马来家庭,却被安排到华小上学,直到中三,她仍持续报读中文科目。

“7岁那年,懵懵懂懂的我被父母送入华小时,才惊觉自己的母语和身旁的同学不同,当时,油然而生的自卑感让我在班上变得沉默,身旁也少了朋友。多年后,当我渐渐掌握中文后,才能敞开心扉接受不同种族的朋友。”

从孤独封闭的小女孩蜕变成开朗健谈的年轻女郎后,她的朋友圈以华人居多。过去的不适应最终熬过来,并将过程中的磨练转化成养份,使之成为工作优势。

伊拉妮的父亲通晓一点华语,常常和身边的华裔朋友以华语沟通,他那“半鹹不淡”的华语也常逗得大伙儿捧腹大笑。

虽然他的华语说得不标準,但却让华裔友人感到特别亲切,所以,他和华裔朋友的感情特别要好。

译成华文科学词彙难理解

“我的父亲是商人,他过去的朋友多是华裔,因此,我年幼时的朋友都是以华裔为主。由于颇有远见的父亲当时看到中文的重要性,于是,他把哥哥和我送入华小就读,以便我们能掌握基本的中文。随着中国崛起,我们相信掌握中文的人士未来的出路肯定也会较广泛。”伊拉妮同样以一口“半鹹不淡”的华语叙说着她和中文结缘的过程。

她在小学阶段是入读安邦中华女校,当时,她是班上少数的友族学生之一。升上中学后,报读国际学校的她不但继续报读华文科目,同时还考获中文普通教育证书(O-Level)。

忆起幼时的校园生活,她坦言,当时的感受和“遭遇”相当可怕。“我几乎每天放学回家后,都会哭着对父母说不要上学,因为待在华小的感觉有如身处其他星球。由于我自小和家人多以英语沟通,所以在校内根本听不懂老师和同学说的华语,只能通过少许的肢体语言理解谈话。”

基于语言障碍,向同学讨教功课对她来说可是一大挑战。于是,父亲便替她聘僱补习老师。

“我每週都会补习好几天,在没有补习的日子,若是对课业有疑问,父亲就会开车载我到他的华裔朋友住家向他们请教。”

虽然学华文的过程不简单,但她从未被困难击倒,她的华文科目分数向来介于乙或丙。

“其实,华文还不算是最难的,因为以华文作为教学媒介语的科学更加艰涩难懂。科学本来就不易理解,而当所有科学词彙译成华文后,科学的内容变得更难理解。加上中文根基本来就不好,所以,每每读到那些複杂的科学词彙时,总让我哭笑不得。”

曾交罗马尼亚籍男友

伊拉妮对另一半的肤色并无避忌,她甚至还曾和华裔交往。

“我可以接受来自任何国家或任何种族的另一半,但我觉得自己的价值观还是跟亚洲人比较接近,毕竟亚洲人较能理解彼此的文化背景,因此,在培养感情也较容易。”

22岁那年,她曾交了一个罗马尼亚籍的男友,两人后来还订婚,但最终却因为宗教而分手。

“我的前男友是基督教徒,所以,他对于和我结婚后必须改信伊斯兰教一事有所犹豫。而我认为,勉强没有幸福,所以就决定放下两人的感情。在拍拖初期,我都会先向男友声明结婚入教的事项。若对方能够接受,那就最好,若对方无法接受,那就没必要交往。更何况当不成夫妻还可以当朋友呀。”

虽然年幼时在华小学华语的经历曾经让她感觉“痛苦”,但她如今回想起来,认为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以后还是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去华小,一来可提高他们的竞争力,二来可让他们通过华小理解他族的文化,并学会不分性别、种族、宗教、肤色地和他人和平共处。如果所有马来西亚人都能同时学习马来语、华语、淡米尔语,那幺,大家对彼此的文化必会更加理解,而国家也因此更加和平及和谐。”

最爱王力宏S.H.E莫文蔚

伊拉妮最强的科目是马来文和英文,因前者是母语,后者则是自小和家人沟通的主要语言。

“在就学期间,我的马来文和英文成绩几乎是甲等。他人需花一个小时才完成的试卷,我只花半个小时就可交卷。小学时期,学生每天下午必须留在学校补习。由于我没上马来文和英文的补习课,结果,老师拨电向我母亲了解问题所在。当时,我妈就告诉老师我能应付,所以她任由我跳过不补。”

她说,她最爱数学,并认为沉浸在数字里是最开心的事。

到了小学五、六年级以后,伊拉妮便渐渐融入华裔同学圈子。这段期间,她和其他少女一起追星,从中文歌曲到中文电影,最新最劲爆的时下偶像都被她给搜找出来。

“我小时候最爱王力宏和SHE,常常在班上和同学讨论偶像,每次偶像发专辑时,我会第一时间买正版专辑。此外,演唱《如果没有你》一曲的莫文蔚,也是我挺喜欢的歌星。”

半鹹不淡华语受欢迎

伊拉妮自言相当熟悉中华文化,她的家人也经常和华裔朋友同欢共庆华人节日。“华裔庆祝中秋节,我们也跟着华裔孩童在屋外提灯笼。”

她说,她最欣赏华人的勤奋和拚搏,让他们可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生存。

“记得有次去超市,我看到一名年约十二岁的华裔女孩独自看守店舖。我感到很好奇,于是上前问她父母在哪儿。女孩指着隔间店舖,说母亲在隔壁掌店,恰巧正处学校假期,她遂前来看店减轻父母负担。当下我觉得非常震撼,华人的小孩总是那幺独立和懂事。”

由于伊拉妮会说华语,所以常让身旁的华裔友人感到非常亲切,她和他们的关係也因此变得更加密切。

即使她未能说一口字正腔圆的华语,但大伙儿仍对她“半鹹不淡”的华语讚不绝口,让她受宠若惊。

母亲会说流利广东话

中学毕业以后,伊拉妮便到瑞士修读酒店管理课程。每当她在国外遇到华人时,她都能和他们攀谈,因此,她在当地交了很多朋友。

回到马来西亚后,她先在一家酒店工作一年多。后来,因为酒店的工作不能让她在公共假期休息,所以,她转投公关公司的怀抱,至今已工作将近一年。

“会说华语让我在工作上佔尽优势,特别是我在应徵工作时可向僱主要求较多福利和更好的待遇,因为我掌握华巫英德四种语文,对工作的帮助很大。”

虽然她过去会写中文简体字,但离校后鲜少写中文,所以,她目前对书写较无信心。

“我在中学毕业后就没再写过中文字了。不过,说华语就比较容易,毕竟身边好朋友都是华裔,我们长期都以华语沟通和交流。”

除了中文,她在入读大学时也选修德文,目前可说是精通4种语文,即华、巫、英和德语。最近,她又想学广东话。

“我常常听到华裔朋友说广东话,所以我也听得懂一些,想要向他们学习广东话。”

伊拉妮的母亲在美国就读大学时和香港室友同住,所以,她的母亲当时学会一口流利的广东话。

“不过,妈妈只会说广东话,不会说华语。在刚过去的开斋节,妈妈的香港朋友前来大马旅游时,他们一见面就是辟里啪啦用广东话沟通。”

特约/克里斯.2017.08.29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