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查询信息 >【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三】读华小学华语嫁法国人学法语印裔女郎 >


【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三】读华小学华语嫁法国人学法语印裔女郎

  • 2020-06-13
  • 963人已阅读
【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三】读华小学华语嫁法国人学法语印裔女郎【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三】读华小学华语嫁法国人学法语印裔女郎【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三】读华小学华语嫁法国人学法语印裔女郎【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三】读华小学华语嫁法国人学法语印裔女郎【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三】读华小学华语嫁法国人学法语印裔女郎【当我们同在异起‧四之三】读华小学华语嫁法国人学法语印裔女郎

读华小,让她学得一口流利的华语;嫁法籍丈夫,则让她学会动听悦耳的法语。31岁印裔妇女亚妮莎说,华语不但助她结交无数华裔朋友,及助她事业成功,同时也为她带来数不尽的好处,如有中国小贩以华语向同行表明将向她开高价时,她马上以华语戳破对方的伎俩,让对方尴尬得无地自容,并自愿减价向她致歉。

乐观开朗的印裔女郎亚妮莎,自小被同学称为“珍妮”(Jenny)。二十多年过去了,她仍旧对“珍妮”这称号的由来毫无头绪。

由于她年幼时就读华小,当时的同学都是华裔,她猜想同学们应是觉得她的原名极为拗口,所以才为她取了“珍妮”这个别名。

 “但说真的,我并不知道这名字真正的由来。我今年31岁了,也是时候去向老同学探听一下这别名的由来了。”

她从就读幼儿园阶段就交由华裔褓姆照顾,过后,父母为了让她多学一种语言,把她送入华小就读。

亚妮莎出生于森美兰马口,后来直接报读启文华小。她披露,她的家人不谙中文,所以,年幼时都是通过自修和学校老师的帮助,才能取得亮眼的成绩。她大学的平均积分为3.94,她自小便是非常拚搏的孩童,只要她想完成一件事情,她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由于长期和华裔相处,我从他们的身上学到拚搏和精益求精的精神。”

她披露,她在入读华小期间,原是一名杰出的运动员,并曾当选国家队的田径选手。

没因肤色不同被霸凌

“比较幸运的是,当我有了田径代表的光环后,大伙儿都特别想和我交朋友。老师也对我特别好。我在华小上学期间,非但不曾因为肤色与众不同被霸凌,反而在校内结交很多朋友。”

由于运动员每天早上都得花上很长的时间接受训练,结果,她常常错过上课时间。“当时,我必须加倍努力,才能赶上老师定下的进度。所幸老师愿意为我特别安排补习班,抽空帮我解决在功课上遇到的难题。”

对她而言,说得一口流利的华语为她的人生带来数不尽的好处,除了有助她和华裔沟通,同时也让她轻易找到工作。

“更重要的是,通晓华语使我的受骗机率降低。有一次,我在中国一个摊位问价时,女小贩竟以为我不谙华语,并在我面前以华语对她的同行说:‘她是外国人,应该卖贵点,卖她60元吧。”

当时,原本默不作声的亚妮莎因按捺不住,开口向女小贩表达不满。

“阿姨,我会听华语哦!”她语音刚落,在场的小贩马上堆起尴尬的笑脸。 “那名小贩还连声向我道歉,并央求我勿把此事告诉他人。后来,她更以8令吉的低价把货物卖给我。”

由于工作的关係,她需常常往来香港和中国大陆之间,她的一口流利华语也为她减少许多麻烦,让她的行程更为顺畅。

说华语添亲切感

一般上,初识的顾客都不知道亚妮莎会说华语,而她本身也不会刻意透露这项长处。

“我多是先静静的观察和聆听顾客的说话,以便我能事先理解顾客的想法。直到后来,我才会开口和他们说华语。他们常常会为此大吃一惊,不过,大伙儿并不会因此变得尴尬,反而多了一份亲切感。”

很显然的,华语对她的帮助极大,并在她的生活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此外,她也希望马来西亚各族可以对彼此的文化和语言更加理解。“我们需要一个更开放的社会,以便能包容各族的语言和文化。否则,我国将很难在经济发展上有所突破,或许不仅仅是经济发展,也包括了国家的整体发展。”

确实,社会上的分裂往往是因着对彼此的不理解和不包容,才会引发误会及斗争。在我国今年独立60週年的同时,我们也应当主动去了解他族的文化和语言,以便共同打造一个和谐繁荣的国家。

学华裔拚劲

亚妮莎在孩子出世不到两个月时,便回到工作岗位继续工作。

 “我有着华裔的拚劲,这都是我自小学来的。在经历多年的磨练后,我早已适应高压生活。”

她说起话来,语气坚定有力,眼神锐利,她把这归功于年幼时的学习。

由于她在运动方面的表现极为杰出,许多同学把她当偶像般崇拜。虽然她常常需接受训练,但她仍能兼顾学业。

“在就学时期,我的英文和数学最高分,就连华文都考获B等成绩呢。”她说。

由于母亲是淡米尔文老师,所以,她通过自修方式学会母语淡米尔文。如今,她更是通晓多种语文,包括法语。

最爱阿牛王力宏

亚妮莎幼时多和华裔朋友在一块儿,所以,她的想法和亲戚的孩子也有所不同。

“当我和华裔孩童玩在一起一段时日后,亲戚偶尔会问我为何不跟他们的孩子玩,其实,那是因为我们的价值观已有所不同,所以,我当时多和华裔朋友一起玩耍,包括提灯笼和过新年。”

就连她的父母也特别热衷追看香港连续剧,几乎每天吃过晚餐后都会追看八点档。而阿妮莎本身偶尔也会和同学到卡拉OK唱歌。她说,她最爱的歌手是阿牛和王力宏。

“我对艺人没有太大的兴趣,但当代火红的明星,我还是认识的。”

上了中学以后,她被选入国家队,曾多次代表国家参赛。“当时,我每年有6个月时间在吉隆坡接受训练,另外6个月则在马口。在吉隆坡时,我上的是国际学校,所以,我认识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和朋友。”

她披露,到了16岁那年,她因膝盖严重受伤,在父母的劝告下忍痛离开国家队。

夫妻合开公司接中港生意

亚妮莎在大学修读媒体广播系,毕业以后一直都在公关公司上班。她说,她在上班以后才发现华语对她的工作的帮助是何其大。

由于她当时是在一家顶级的国际公司工作,面对的顾客皆为华裔,所以,懂得华语成了她的优势,让她轻鬆就比其他同事更容易接到案子。

“我这份工作需要的是一名可以说流利英语和华语的人来接待不同背景的顾客。我在家里多是用英语沟通,所以英语自然没问题。华语我也学了十多年,可说是说得相当流利。虽然很多词句现在都不怎幺记得了,但一般简单的沟通,我还是驾驭得来。”

由于她的华语和英语极为流利,许多顾客在和她接触时都感到特别亲切,因此对她产生信心。

“我的工作心态和华裔相似,平日工作既卖力又具竞争力,这也是我过去在华裔社群中学到的。”

6年前,她和丈夫联手开办一家公关公司,过后,他俩在香港和中国接下许多案子,于是,他们几乎每个月必须往返两地处理公事。

“香港和中国的大部分民众不擅长英语,所以,我多以华语和他们沟通,这也为我带来不少便利。”

特约/克里斯.2017.08.31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