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漂生活 >爪夷5区域成水乡农场逾百只猪淹死 >


爪夷5区域成水乡农场逾百只猪淹死

  • 2020-07-23
  • 229人已阅读
爪夷5区域成水乡农场逾百只猪淹死爪夷5区域成水乡农场逾百只猪淹死爪夷5区域成水乡农场逾百只猪淹死爪夷5区域成水乡农场逾百只猪淹死

(威南10日讯)山洪爆发冲破惹爪夷河堤,昨晚沿河5个区域顿成水乡,79人连夜撤离到救护中心,爪夷村更是遭遇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水患,最低洼地段水淹6呎,村民除了防洪抢救财物,也彻夜不眠疏散农场的猪只,可惜仍有逾百只猪来不及撤离淹死。

洪水来得又快又急,大约在9时许水位上涨进屋,不少车辆和居民所饲养的猪、鸭和牛都困在水中,除了农场,也有5、6家私厂和食品厂水淹进厂,全村蒙失巨大的经济损失。

水涝在凌晨2时开始消退,今早村民将浸坏的家具搬到屋外清洗,并将死猪运载到坑洞掩埋善后,可到中午1时左右,天空又再阴暗下起细雨,村民刚鬆弛的情绪再度紧蹦起来。

灾农林松兴和家人昨晚9时许开始疏散猪只,其农场规模不大,饲养近300头猪,但也疏散不及导致十多只猪淹死,此外,饲料搅拌机也浸水损坏。他们一家忙碌至清晨5时才安顿下来。

双溪堡也受波及

灾区包括甘榜西都、双溪爪夷、樟角路口、爪夷村及双溪峇甲一带,连不曾发生水患的双溪堡也受波及,受灾灾情水淹2至4呎不等。政府消拯队及志愿消防队即时启动救援机制,并安排救护中心让灾民暂住。

据知,威南昨日下午4时左右虽然下起一场雨,不过水患是在下午5时30分开始发生,先传出的地区是双溪堡一带。

据双溪堡一名厂家说,当地是6时开始淹水,基于全是泥水,怀疑是山洪所致,部份工厂深受其害,厂房和办事处被水淹入。洪水在一小时后消退,不料7时后山洪水直沖往下游,导致惹爪夷河氾滥,几处河堤出现决口,以致甘榜西都、双溪爪夷、樟角路口、爪夷村及双溪峇甲一带纷纷传出灾情。

跨越惹爪夷河的联邦大道樟角路口昨晚因为水淹超过1呎,交通中断到今天凌晨4时,水退之后才开放。爪夷村民在社交媒体分享说,昨晚爪夷村比新春除夕夜还要热闹,全村人出动,为水患而忙。

据了解,上述受灾地区多是洪水把路面变成河道排水,水位有2至3呎,以致双溪堡通往惹劳、爪夷通往高渊的交通中断,一些地区则传出居民受困的事件,政府消拯队及志愿消防队出船施救。

据政府消拯局报告显示,该局在下午5时22分接到投报后,出动到灾区了解情况,基于情况逐渐恶化,因此双溪峇甲、高渊、北赖和北海的消拯消拯局纷纷派对前往营救,各地志愿消拯队闻讯后也出动增援。

消拯队救出79人

截至凌晨3时,消拯队共救出19户受困家庭共79人,分别21名男人、33名女人、12名男孩和13名女孩,其中55名巫裔、18名印裔和6名华裔。被救出的灾民全被安排暂住双溪爪夷多用途礼堂,该礼堂将作为临时救护中心。

报告也说,灾区水位已渐渐消退,交通中断路段也重新开放,不过仍有一些地方仍浸在水中。一名村民说,他的家地段较高,不曾被水淹过,但这一次也没有侥倖

疑因吉打姆达河氾滥所致

水患发生后,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威南新村发展官关显业和威利斯里联邦乡委会主席蒋沐村纷纷到灾区巡视。

彭文宝指出,他昨晚到灾区和救护中心巡视和协助到凌晨4时左右,居民申述此次将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水患。

他说,据居民告知,昨天雨水不大,不过怀疑因吉打姆达河氾滥所致,进而造成爪夷一带淹水。另外,他认为这水患也与气候变化有关。

关显业是在晚上10时到爪夷村,与爪夷村联邦乡委会顾问林松海及2名村委一同巡视,该村最严重的地区是爪夷村后的菜园路。

“菜园路一些居民靠近大河,水位最高高达4呎,其中有1名村民有数位家人受困,大约8人,因此我致电到行动室救助,让救护队伍进入救出受困居民。”

关显业说,居民反映此次是最严重的水患,连一些已筑高的住家也中招,水位约1、2呎。

关显业直言,此次水患令爪夷村居民面对严重损失,不少车辆、摩多、家电及家私都浸泡在水中。

彭文宝和关显业不忘感谢政府消拯队和志愿消防队的援助,把受灾居民救出。

蒋沐村:最严重水患

蒋沐村受访时指出,这次水患怀疑是来自吉打惹劳或乌鲁的山区洪水爆发所致,是雨停后水位渐渐升高。

“我住在这里已有65年,这次是首次看见严重的水患,我们村内有数间家被水淹入,如今水退了,大家都忙于清理中。”

水泵站不敌水涨速度

爪夷区州议员孙意志透过电访告知,他受州政府委派到国外公干,因此水患发生时未能到场协助,不过已第一时间通知槟州首长及州行政议员彭文宝,并获彭氏到场巡视及协助处理。

孙氏昨日下午4时许已获民众通知山洪爆发事件,果然在6时许就得悉爪夷选区各地发生水患事件。

据他所知,各地的水位上升很快,在15至20分钟就升到数尺高,虽然各地的水泵站都有操作,不过不敌水涨的速度。

“爪夷村的水泵站更因进水,导致跳电而无法运作,目前已在维修中。”

他说,这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水患,许多地方的河堤都崩堤。事件发生后已立即派出助理,安顿灾民在救护中心休息,而福利局也为灾民提供食物。

孙意志说,爪夷村的灾情严重,至今水仍未退,来不及救的家禽死亡、家私厂进水等,损失惨重。

“我已安排威省市政局前往处理,同时也安排清洗泥沟,也开辟新的临时沟渠助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