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蹭生活 >蔡细历:教部批国小保留地‧雪州5华小获地兴建迁校 >


蔡细历:教部批国小保留地‧雪州5华小获地兴建迁校

  • 2020-08-02
  • 112人已阅读
蔡细历:教部批国小保留地‧雪州5华小获地兴建迁校(雪兰莪.巴生21日讯)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指出,民联雪州政府迟迟不愿批出土地用作兴建华小用途,令雪州华小在兴建或迁校的过程中遭遇种种波折。不过,经他向教育部长慕尤丁极力争取后,终获也是副首相的慕尤丁批准,动用5块国小保留地,兴建和搬迁雪州境内5间华小。不过,他由始至终未说明有关华小的校名。他说,雪州政府不愿妥协,“造就”教育部动用国小地给华小这椿美事。他讽刺雪州华裔子民应“感谢”民联,要不是民联诸多藉口推搪,就不会有5间华小获得土地。讽民联不曾建华小蔡细历週日晚出席巴生班达马兰华小A校与党员交流晚宴时,捎来这项好消息,并强调这是一项大突破。不过,他并没说明这5间获国小校地的是哪一间华小。“民联的行动党每次都向外筹款,但只用作政治用途,从来都不兴建华小,连一间幼儿园也没有。”他指出,行动党为了入主布城已变质,以前一旦有政党提出要落实伊斯兰政策,行动党都会反对到底,甚至还会与马华站在同一阵线一起反对,但今时今日,行动党不但与伊斯兰党合作,还要选民支持伊斯兰党。“行动党是个当家不当权的政党,一旦民联执政,我国将以伊斯兰政策推动国家,或一旦伊斯兰党和巫统谈拢,共同推动伊斯兰政策,我国华裔将没有回头路。”他提醒选民勿受行动党蒙骗,因为以选票支持行动党,等同支持伊斯兰党,间接把自己送去“荷兰”,更何况伊斯兰党的议员极有可能出任首相。林祥才讽火箭没贡献马华副总会长兼雪州联委会主席林祥才讽刺行动党,在雪州有多名行政议员,还有一名议长,但他们有为华社做了甚幺?如今连争取一间华小也没有、一个华校校地也没有。他说,州政府的奖学金,也只给华裔两三个,答应神庙拨款100也没落实,同时连一间廉价屋也没兴建。“反观国阵中央政府的政绩有目共睹,2011年很多领域的成就都不错,我国吸引2500万游客而吸取了600亿令吉外汇,成全球第九大的旅游国、2011年吸引329亿令吉外资,排行全球10大、2012年截至3月份为止,对外储备金多达4160亿令吉,全球排第行19名。”林祥才重提513事件。他说,经历过513事件、亚洲金融风暴等,但在这些挑战中,我国还是持续成长。提五一三事件非威胁蔡细历在千人宴上重提513事件时强调,国家种族和宗教表面上很和谐,实际上却是非常脆弱,尤其是当官的人士都很了解。他在藉这番说法“警惕”选民谨慎选择时,也强调自己并不是威胁选民。“无论喜欢与否,国阵过去都需下很多功夫来维持宗教和种族和谐,而这些和谐并不是理所当然的,当官的往往都需有特别策略去维持这个和谐关係。”指民联弊端连连他提醒选民,任何政党若无法确保种族和宗教和谐,就不值得选民支持。“我提出这事,并不是威胁选民,而是要提醒大家,国家的种族和宗教稳定的重要性。”他说,他第一个站出来承认,国阵非十全十美的联盟,不过国阵执政五十多年,虽有贪污、腐败、滥权及种族化问题,但同时也做了很多对的事。他指出,比起国阵,民联更加不完美,民联只执政4年,就出现了滥权、贪污及内斗等问题。因此,他再度重申:“大家都是sama-sama(一样),只不过一个50年,一个4年就弊端连连”。换政府不像换内衣裤蔡指国阵是好选择来届大选要不要换政府?蔡细历“授招”选民,只要深思“三大因素”,就知道应不应该“换”。“第一,选民是否有信心民联肯定做的比国阵好?第二,一旦换政府后,州政府与中央政府是否能公平对待华裔同胞?第三,谁将是民联的首相候选人?谁将是各州的最高领导?”他说,在民主国家,选民就是老闆,因手上神圣一票会决定怎样的政府和议员,他只有一个期望,就是当选民被视为老闆时,就有责任好好利用手中一票,因为换政府并不是换内衣裤,不适合就换,以为换了就很“爽”。他指出,民联于308作出种种承诺,但如今执政4个州,人民可自行评估表现,而他敢公开说民联全都错,没一件事做对过。“国阵是一个好选择,在国阵领导下马来西亚并没行动党形容的烂,国人不旦没失业问题、相反还面对员工短缺,而且无可否认的是,与先贤相比,国人目前的教育、卫生、福利及寿命等,都比先贤好。”郑有文:改变不需要两线制马青巴生区团团长郑有文声称,当人民想改变时,是希望能变得更好、更强,但改变也随时变得更虚弱,因此改变不一定是要两线制,不一定是要让反对党执政。他说,308后,马华在蔡细历的领导下,以最团结和最佳的团队出现,从500令吉福利金到马华的保险计划,人民和党员都受惠;改变是让马华做得更好、让国阵成长、让首相行权力使经济更加活跃起来,让人民的生活变得更好。“有很多生意人告诉我,政治会影响经济,因此现在很多投资者都在观望,但欣慰的是我们看到首相坚持要改变的心态,因此我希望来届大选,可让马华拿回尊严,赢多几席。”马华巴生区会主席拿督郑敬保则补充,虽然输了州政权,但还是每天在选区,为选民解决问题。他说,行动党于2004年输了巴生国会和班达马兰区州议席后,就不见行动党的蹤影,就像欠了大耳窿一样“跑路”了,直到下届大选,才又重见行动党的候选人。‧2012.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