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轻生活 >爪夷河怒吼 水淹5村 >


爪夷河怒吼 水淹5村

  • 2020-07-23
  • 693人已阅读
爪夷河怒吼 水淹5村

爪夷河怒吼 水淹5村

数十名志愿消防队合力拉出救灾小舟。

爪夷河大雨中溢堤泛滥,河岸一带至少5个村庄变水乡,逾100户人家受灾,洪水在10小时后仍未消退!

当中爪夷村的灾情,是该村创村逾半世纪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其中3家养猪农场的共80只大猪和小猪淹死。

昨日下午5时许一场大雨,爪夷河洪水爆发,先是淹至威利斯里双溪堡、威利斯里新村和甘榜利马,据消拯局报告,该区水位高达4尺,20户逃离家园到安全区,1户人家受困,由消防员出动小舟救出,没有人受伤,至于该区家私村约有3间工厂受灾,水位高达3尺,前往吉南的主要道路中断。

爪夷河怒吼 水淹5村

志愿队员深入灾区救灾民的精神大受赞扬。

逾百户受灾

下午6时许,爪夷河下游部分水位开始升高,甘榜西督、爪夷再也花园、双溪爪夷廉价屋、爪夷黑桥和爪夷村等地区全部沦陷,水位从1至4尺不等,爪夷村樟角路口的槟怡大道交通中断长达9个小时,逾100户人家受灾,积水从昨午7时至今日下午3时截稿时仍未消退。

消防局发言人指出,截于今日凌晨3时,爪夷河流18个水闸门地区,有约79名村民(来自21个家庭)在小舟载送下,顺利送往爪夷多元礼堂临时救灾中心,他们分别是54名成年人和25名小孩,其中1人是瘫痪人士。

除了双溪峇甲和高渊政府消防队总动员外,参与救灾的志愿消防队有爪夷村、双溪爪夷、高渊、大发园、高渊港口、华都村、哥打柏迈、双溪浮油、峇当丁宜、峇眼甸、柔府、马章武莫、拉惹勿达和角头,总共出动10艘小舟救出受水困的灾民,救灾工作直至凌晨4时才结束。

爪夷河怒吼 水淹5村

陈育辉(右)被救出后仍有余惧,通过电话向亲人报平安,左为其弟弟。

灾民受困一小时心有余悸

一名被救出灾场的爪夷村民陈育辉(56岁)面对大水骤然攀高至其胸襟情况,大有劫后余生之感。

他接受《》采访时披露,其住家多年来不曾淹水,20年前“拉尼娜”海啸时,住家仅水淹1尺半,昨晚约8时他见水位不退,赶紧将年迈的母亲载送往亲戚家后,返回住家垫高家具。

“正在忙着,突然大水来到,水位骤高,我赶紧爬上高处,结果受困长达1句钟,当时我的手机恰巧没电,以致未接许多亲友来电,以为我已失踪,后来被消防局小舟救出,家人才送了一口气。”

爪夷河怒吼 水淹5村

江连贤促当局寻策防灾。

厂主促查水灾源头

双溪堡家私村一名业主江连贤说,本周六下午4时开始下大雨,1个半小时就停了,清彻的河水在雨后变成“黄泥”水,6时半就开始急速高涨溢出,右边的家私村陷入一片汪洋中。

他说,其工厂在该处设厂已11年光景,其余工厂则比他早6年,这17年以来,大家首次面对水灾。

他相信这非一般的大雨就引发的水患,因此,呼吁州政府彻查水灾源头。

爪夷河怒吼 水淹5村

彭文宝巡视灾区。

彭文宝:除雨量高与地球气温上升有关系

掌管槟州福利、爱心社会及环境委员会的行政议员彭文宝在事发后前往爪夷救灾中心和爪夷村慰问灾民,并且感谢所有志愿消防队的援助。

他说,大水先是从吉南慕达河开始泛滥,后来淹至双溪爪夷一带,这次的水灾,除了雨水量高外,和地球气温上升也有关系。

爪夷河怒吼 水淹5村

凌晨12时1名灾民成功被救出。

浪高11尺危及小船

他也说,吉打和槟州的暴风雨从昨午延至今午,强风时速达50公里,海水汹涌,海浪可达3.5米(11尺),将危及小船。

爪夷区州议员孙意志说,早前发生决堤的甘榜峇眼,昨晚再度重演,大水通过崩坏的堤防倾入樟角甘榜峇眼,水利灌溉局今日已经开始抢修。

爪夷河怒吼 水淹5村

小猪溺毙。

爪夷河怒吼 水淹5村

关显业(左)和前村长林松海巡视灾区慰问灾民。

关显业:创村逾半世纪爪夷村最严重水患

威南新村发展官关显业今早巡视爪夷村后表示,这是该村创村逾半世纪以来,面对最严重的一次水患。

“今次水患然后村民付出惨重的损失,受灾住家的家具全部泡水损坏,摩托车和轿车等工具都来不及启动驶出村外避灾,其中3家养猪农场的猪只,多达80只大猪和小猪溺毙,让业者心痛。”

另一方面,该村菜园路村民黄锦城也向他投诉排水沟多年来没有清理,造成杂草丛生积水问题。

爪夷河怒吼 水淹5村

村民投诉村内排水沟多年没有清理。

爪夷河怒吼 水淹5村

一村民受困在屋内多个时辰,终被志愿队员救出。